張謇的“村落主義”(二)
2012-5-4作者:jry 點擊:2233
 

至遲在1904(光緒三十年),張謇終于為自己的村落主義找到了一個西方化而又時髦的名詞——自治。1920,他在蘇社成立的開幕式上,銓釋了村落主義與自治的關系:“治本維何?即個人抱村落主義自治其地方之謂也?!痹謖佩佬哪恐?/SPAN>,地方自治和村落主義是一回事,地方自治就是抽象的村落主義的具體內容。1921,張謇在《呈報南通地方自治第二十五年報告會籌備處成立文》的一開頭陳述:“竊謇抱村落主義,經營地方自治,如實業、教育、水利、交通、慈善、公益諸端,始發生于謇兄弟二人,后由各朋好之贊助,次第興辦,粗具規模?!蓖?/SPAN>,張謇在將別人向他賀壽的財物移助于地方自治的一則啟事中稱:“明年春夏,行開地方自治報告會,為前此二十余年村落主義,作一結束?!弊莨壅佩賴淖魑?/SPAN>,可確知張謇畢生企求實現之的“新世界”,有時被他稱作“新村落”,立志使它可以抵作“文明國村落”。在張謇有所成功后,又稱它為“自治模范”、或“模范縣”、或“全國模范之雛型”。無論如何稱呼,其實質相同。

張謇垂老之年,尤不棄舍村落主義。他念念于心:“謇老矣,為地方而死,完我村落志愿,浩然無憾?!?/SPAN>

那么,張謇始終不渝地夢繞魂牽的這一雛型的新世界、新村落是什么樣子的呢?它有“實業、教育、水利、交通、慈善、公益諸端”。綜合張謇在各處的陳述和努力實踐的結果,我們可以知道,在這樣的理想世界里,有初在君主立憲后在共和保障下的地方自治;有體現民權與自由的“民治精神”;有“忠實不欺,堅苦自立”的道德精神;有作為“自治之本”的實業;有作為“實業之母”的教育;有為“教育之先”的“文化事業”;有“保存古?!?/SPAN>;有“博物苑”、“圖書館”、“劇場”和“影戲制造公司”;有“閱報社”和“公共體育場”;有“為通民生計”的經略;有采“外洋富強之術”的“百工之化學、機器、開采與制造”;有“電燈”、“電話”;有“本利具盛”的“農工商務”;有“果園”、“桑園”;有現代化的“道路橋梁”;有“城廂之改良廁所”和“戒煙會”;有“醫院”和“醫學堂”;有“大抵劃一”的行政機制;有“議事會”和“市會”;有“警察”和“民團”;有“改良監獄”和“罪犯習藝所”;有“新市場”和“公園”;有幫助孤寡婦女嬰幼而“恤嫠、保節、育嬰”的場所;有“義倉積谷”;有“全國模范之雛型”,等等。張謇總結道:“要知人在一方,事業在一方,則其地之事業、教育、慈善,皆吾責也?!幣隕纖僬?/SPAN>,即張謇所稱的“世界公益”。張謇自認為他設計的這一“新世界”是可為模范的,并希冀將其推及全國。

為了這樣的新世界,張謇“握緊了兩個拳頭,抱定了一個主義,認準了一個方向,只是望前走,總想打通這條路”張謇自述:“仆為世界公益至棄家不顧,舍兒不顧,亦與釋迦之割肉喂鳥獸無異?!彼浮拔瀾縹?/SPAN>,“雖牛馬于社會而不辭也”。

于是,一個自治的新世界的理想,一個折射了古代的無終山都邑和桃花源的指導思想,體系復雜而奇特的東方烏托邦,一個為建設這一世界的百折不撓地努力的故事,便在歷史的畫卷上漸漸展現。以張謇為首的工商資本集團于上世紀前二十年里在南通實現或基本實現了。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向上
CopyRight © 張謇紀念館 版權所有 体坛网大乐透走势图 您是本站第   位訪客 Flash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