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謇游幕生涯評述
2019-7-7作者:yx 點擊:123

郁異人

張謇青年時代(22歲至32歲)經歷了十年的游幕生涯。有人認為,這耗費了張謇整個青春時光,使張謇施展才華、大展宏圖整整推遲了十年,如沒有這十年游幕生涯,張謇也許早已成為一個大事業家了。筆者卻認為,正是這十年,為張謇施展才華、大展宏圖打下了良好的基礎。甚至可以說,沒有這十年,張謇未必能有后來的感動中國的壯舉。

張謇的游幕生涯起緣于冒籍風波。當時的科場有個規定,凡三代無學籍的人稱為“冷籍”,如要進入考場必須經同族中有資格的人或考官指派同縣廩生數人擔保。張謇出身于一個普通農民兼小商人的家庭,上三代沒有學籍,張謇父親張彭年十分著急,這時給張謇授課的宋先生出了主意,讓張彭年私下里出些錢,冒如皋大族張駉的籍,讓張謇冒充張駉侄孫張育才參加如皋考試。張彭年照辦了,張謇終于考取了秀才。然而災難卻悄悄地降臨了。由于冒籍應試是非法的,張駉父子趁機敲詐,張謇家境每況愈下。后來張駉父子見張彭年已無油水可榨,竟串通考官、縣衙告張謇“冒名占籍”,張謇被囚禁在如皋的學宮內,非要五百兩銀子方可贖回。此時張彭年負債達1,000兩銀子之多,幾乎到了傾家蕩產的地步,實在無錢贖人,只得聽天由命。直到三個月后的一天傍晚,雷雨交加,張謇乘著看守困頓之際,越墻逃跑。

冒籍風波在青年張謇的思想深處留下了很深的創傷。

正因為有了這一次痛苦的經歷,在張謇以后的人生歷程中,對整個封建制度走向滅亡之前的黑暗有了比較清醒的認識,同時對百姓遭受統治階級壓迫的悲慘生存狀況產生同情。但他又堅信只有通過仕途進入上層社會,施展自己的才華,才能改變社會。因此,冒籍風波之后他更加發憤讀書,鉆研學問,還廣交名士,為自己走出農民群體、進入士子圈子,進而走進較高的社會階層創造了條件。

張謇在冒籍風波的五年折磨中,認識了由恩師趙菊泉介紹的已到通州任職的知州孫云錦。趙菊泉和孫云錦已看到了張謇的潛在價值。孫云錦把張謇傳到州衙,仔細盤問,發現他舉止不俗,文字優雅,是個人才。于是,孫云錦向這個樸實勤勞的農家子弟伸出援助之手,決定為他開脫。1873年經禮部核準“改籍歸宗”。

1874年孫云錦調任江寧(今南京)發審局后,心中仍惦念張謇,于是把還在困境中的張謇帶到身邊做書記員(相當于今天的秘書),給張謇以后的發展創造了一個機遇。這是張謇走進上層社會的開端,也是張謇游幕生涯的開始。一次,孫云錦帶張謇到淮北辦理公事,張謇看到淮河邊上赤地千里,荒蕪蕭條,老百姓掙扎在水深火熱之中,胸中憂國憂民的情感油然而生。青年張謇在嚴酷的社會現實中滋生了愛民的情懷。這也是他后來事業有成之后推行導淮,興修水利的初衷。

1875年2月,經孫云錦介紹,張謇結識了駐浦口的慶軍統領吳長慶。相談之下,兩人一見如故,十分投機。之前,張謇居住惜陰書院讀書時,吳長慶就對知識淵博、性格耿直、且有正統儒士風度的張謇有所了解,這次見面更堅定了吳長慶延聘張謇的決心。孫云錦也認為,張謇在吳的門下比在自己身邊更有出息,便忍痛割愛,讓吳長慶把張謇帶走。那么張謇為何不繼續在科場和官場之間周旋求取功名,而要投靠慶軍呢?筆者認為有兩個原因:第一,他在江寧惜陰書院和鐘山書院期間,雖然結交了不少儒士好友,但也看到秦淮河上風月場中腐朽沒落、驕奢淫逸之風,有許多上層知識分子也混跡其中,張謇因涉世不深,也險些被卷進去。張謇由此產生了強烈的反感。因此,他試圖通過到軍隊里去學習社會上學不到的東西,并且在相對比較清凈單純的環境中擺脫士人群體的舊習,使自己得到一個自由發展的機會。第二,既然吳長慶賞識自己,自己可以借此攀登更高的社會層次。筆者認為后者是主要原因。1876年6月至7月間,張謇入吳長慶幕府,任機要文書,駐浦口。吳長慶頗有儒將風度,他禮賢下士,對讀書人十分敬重。在他的幕府中有不少讀書人,他尤其對張謇另眼看待,另筑五間茅舍給他居住,還鼓勵他攻讀,繼續鄉試。1881年4月,河南項城的落魄浪子袁世凱來登州投奔吳長慶。吳長慶請張謇做袁的老師,還行了師生禮,而張謇把他當作朋友看待。從此張謇與后來成為一代梟雄的袁世凱恩恩怨怨數十年。

1882年6月朝鮮爆發了“壬午兵變”。這一突發事件一下子打亂了張謇在吳營內平靜的生活。張謇隨吳長慶到天津,參加了一系列平息朝亂的決策會議,從而學到不少軍事、外交方面的知識。赴朝前的準備工作十分繁忙。正當此時,其他兩個幕僚須回家鄉試,所有事務由張謇一人承擔。吳長慶認為張謇有能力處理援朝軍事行動中的許多細節問題。事實證明,張謇在這次難得的境外軍事行動中,學到了許多在國內學不到的本領,為以后開創事業起到了重大作用。他在繁忙緊張的戰前準備階段,與何嗣焜、馬建忠、薛福成等外交家和高級幕僚頻頻接觸,共商各種事務。他為吳長慶把緊急事務處理得井井有條,顯示出他處變不驚、鎮定自若的素質,這與他注意務實,不尚空談,好學深思有很大關系。平亂后,清廷論功行賞很是優厚。但張謇不愿以軍功求官職,不屑“烏紗帽下求生活”。這一舉動往往被旁人以為是自命清高、矯情,但張謇卻一定要堅持自己的氣節。在這次軍事行動中,張謇得到了錘煉,也開拓了視野。張謇在赴朝平叛中得到的教益是多方面的。因為他直接參與了國家的對外軍事行動,對世界的形勢也有了一定的認識,主要是認清了俄、日等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的野心。張謇在研究平叛后的朝鮮善后問題時,反對放棄朝鮮,因為朝鮮是中國東北的屏障,也是俄、日侵華的橋梁,中國要爭得先機。以當時的實力,日軍還不足以和北洋水師抗衡,但日本人心懷叵測,不會甘心放棄朝鮮,早晚要尋釁鬧事。經過深思熟慮,張謇寫了《朝鮮善后六策》,主要內容為:一、廢郡為縣;二、改革內政;三、置重監國;四、置重兵守其??冢何?、練新兵與我東三省聯為一氣;六、對日本三路出師,規復琉球。這六大內容涉及到政治體制、軍事謀略、對外關系等重大國家政策性問題,主要立足于中國的防務安全,真可謂高瞻遠矚,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此事充分顯示,那時的張謇已具備治國平天下的韜略,他已從一個落魄的青年士子逐漸成長為一個比較成熟的棟梁之材了,因此震動了整個朝野,得到翁同龢、寶廷、潘祖蔭、左宗棠、彭玉麟等一批京朝樞臣與封疆大吏的賞識和支持,從而大大提高了張謇的社會聲望。

“壬午之役”之后,吳長慶在李鴻章壓制下,不但得不到重用,而且反被猜忌。李鴻章把他的兵權削去一半,調至奉天金州,致使吳長慶積憤成疾,最終成為清廷內派系斗爭的犧牲品。而袁世凱又賣主求榮,落井下石。雖然后來李鴻章為了網羅人才,曾派人勸張謇入幕,張謇堅辭不去。張樹聲也對張謇有延攬之意,亦被辭之。至此,張謇對世態炎涼、鉤心斗角的社會現象已有很深的認識,于是結束了十年游幕生涯,返回家鄉,開始了十年經營鄉里的活動。

綜上所述,十年游幕生涯對于張謇來說,不僅不是耗費青春時光,而且是他一生中相當重要的階段。在這十年中,他磨練了意志,拓寬了政治視野,豐富了社會閱歷,增長了知識才干,結交了一大批有識之士,還結識了金允植、金澤榮(滄江)等朝鮮友人。這段經歷對張謇的影響是巨大的,這個時期正是張謇的人生理念和價值觀形成的階段。張謇以后在開創事業中所體現出來的愛國強國的憂患意識、愛民拯民的平民思想、開拓超前的創新理念、對外開放的大膽嘗試、堅韌不拔的頑強毅力、埋頭苦干的務實精神,可以說正是這十年中打下的基礎。

                   (作者單位:海門市張謇研究會。本文刊《張謇研究》2008年第3期)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向上
CopyRight © 張謇紀念館 版權所有 体坛网大乐透走势图 您是本站第   位訪客 Flash首頁